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知识产权 > 文章内容

陆家嘴的沉默与喧嚣

作者: admin 来源: 未知 时间: 2016-06-14 阅读:
没有了股市话题的2016陆家嘴金融论坛,失去了去年股灾时的喧嚣与热闹,一些重要嘉宾的缺席也让今年的论坛稍显冷清。大家“心照不宣”地避开股市,讨论起了全球经济增长前景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科技金融(Fintech)等话题。
 
一行三会“一把手”中,仅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作为轮值主席出席本届论坛,并发表了主旨演讲,详解12万亿的保险业如何做供给侧改革。其余部委均由副手参加,其中,刚刚履新央行副行长的张涛,重点提到了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话题;证监会副主席姜洋则告诫上市公司要“老老实实做好主业”;银监会副主席郭利根通篇聚焦普惠金融。
 
2015年世界经济增速为过去6年来最低,在一场以“全球经济增长前景与宏观政策协调”为主题的讨论中,中外经济学家的态度显然不太乐观。
 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认为,从2007年开始,全球经济衰退已经有了八年,但到目前为止,全球经济仍然面临弱复苏、低增长、通货紧缩、高失业和高负债的状况,全球经济进入了长期停滞。
 
从国际组织的预测来看,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4月份,将全球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预测,都作了下调;5月,欧盟委员会对欧盟地区的经济增长预测,也下调了0.1个百分点;6月,世界银行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把全球经济增速预测,从1月份的2.9%调降至2.4%。
 
在当前经济增长乏力、弱势难改、流动性积累达到很高水平的环境下,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,发达国家和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的合理协调,至关重要,美国加息的理由并不充分,日本进一步宽松的政策,对实体经济并不见得能有积极的推动。
 
彭博全球首席经济学家、全球经济研究负责人Michael 则认为,不同国家的环境决定了货币政策,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体系,他还援引彭博的预测称,美联储还会在今年7月份和12月份有两次加息,主要是受美国大选的影响。
 
全球经济除了要在供给侧、实体经济层面进行改革之外,李杨还强调货币金融政策的协调尤为重要,其要点包括维护全球汇率稳定;继续推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治理结构改善;改善国际主权债务的重组体系,维护债务的可持续性;研究监督和管理跨境资本的流动;完善全球的金融安全网;人民币加入SDR如何发挥作用。
 
被视为中国经济发展新动力的供给侧改革,成为今年陆家嘴金融论坛的关键词之一。
 
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提到,评价这八年来的宏观经济政策可以看到,全球宽松的货币政策,防止了更大的经济衰退,但没能有效提升经济增长。“如果总需求管理走到尽头,往另外一个方向张望,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”
 
而要想在供给侧发力,就要提高劳动全要素生产率,依靠技术进步。
 
项俊波以“四个着力”来概括保险业如何进行供给侧改革,即着力优化保险供给、着力完善金融市场 体系、着力补齐社会保障的短板,以及着力增强社会托底水平。
 
张涛则以金融体制改革为切口,指出其在整个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当中需要发挥重要作用。在他看来,金融体制改革,需要通过丰富金融机构体系、健全金融市场体系、完善金融治理体系,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,从而进一步增加和完善金融供给,提高金融服务质量和供给的效率,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。
 
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点像中医,既要稳定经济,也要从根本上解决一些问题。”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、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院长吴晓灵认为,供给侧改革首先要去掉无效供给、增加有效供给。
 
具体到金融领域,在供给侧改革的时候,很可能会遇到银行债务重组、金融产品违约的问题。在吴晓灵看来,此时需要消除多余货币来重新匹配信贷资源、信用资源。这也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债务重组,打破刚性兑付,消除无效的货币,为高效的金融供给提供条件。
 
尽管今年的陆家嘴论坛整体略显冷清,但两场以互联网金融、普惠金融为主题的夜话专场,依旧火爆,一定程度上反映了,互联网金融近几年来蓬勃发展的态势。
 
毋庸置疑,科技金融在业务模式、服务理念、技术产品等方面的创新,为中国金融体系的系统化、普惠化增添了很多新元素,打破传统金融的垄断,给用户带来了绝佳的体验。
 
不过,在香港交易及结算所有限公司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巴曙松看来,科技金融的兴起,会让整个市场的波动变得非常频繁。原来金融机构需要比较长的时间,才会被竞争稀释掉盈利空间。但Fintech领域的产品、企业等迭代非常快,很快把利润空间挤压掉。因此,金融机构会越来越依赖Fintech,这也使得整个市场资金的流动越来越集中在这一小部分。
 
乐视金融总裁王永利提到,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金融,金融有两个基本的职能:一是将社会闲置的资源,按照当事人约定的条件,交给需要的人,同时创造更大的价值;二,因为是有条件的转让,会有存续期,也会马上伴随着信用风险问题。
 
以互联网金融“主力”之一的P2P网络借贷为例,目前全国有超过4000家平台,其中问题平台数量约占三分之一。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、原央行副行长李东荣看来,一些平台披着互联网金融的外衣,鱼龙混杂,把市场搞乱了。“现在的方法是,把披着互联网金融外衣的平台去除掉。”
 
作为互联网金融的“大家长”,李东荣认为,应该构建一个行之有效的互联网金融风险治理体系,具体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:
 
一是明确分类、精准发力。要充分考虑互联网金融风险,从宏观到微观的各个层次,对各类传统风险和新生风险进行准确预测,有针对性的进行行业准入、投资者适当管理等措施;
 
二是综合施策,将资金流和现金流全面纳入风险监测体系,防止资金和信息实现体外循环,要针对跨界业务实施穿透核查和全流程监管,不留空白和套利空间;
 
三是多方参与、共治共享,确保无形之手和有形之手有机结合,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,通过行业治理和市场监管,通过监管和法律手段及时清理害群之马。
 
今年陆家嘴论坛的亮点之一是,首次设置了主宾国专场,今年的主宾国则是与中国金融交往日益密切的英国。
 
中英金融在过去一段时间的合作成果包括:中国人民银行在伦敦发行50亿元人民币票据、国开行在英国发行10亿美元和5亿欧元债券、伦敦证交所和上海证交所正在筹备“沪伦通”,争取实现基金互认,而英国也已经成为人民币交易当中仅次于香港的第二大交易中心。
 
正如英国财政大臣特别代表阿什顿勋爵所言,过去十年中国金融界在发展壮大,越来越多的企业在英国建立业务,并扩大业务、拓展范围。伦敦证券交易所集团首席执行官Xavier Rolet也提到,“中国已处在全球经济的核心位置”。
 
中国证监会国际合作部主任祁斌提到,如果“沪伦通”能够通过,将给双方提供对接市场的机会,同时也需要两国加强监管和合作,“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向英国监管机构学习很多。” 至少包括三个方面:一是伦敦市场的活力、自由和开放;二是如何完善金融监管之间的真空;三是在更加开放的环境下,如何去提高和加强监控、管理风险的机制。
 
“现代金融非常复杂,包括不同行业的交融、交叉,而伦敦市场在不同的金融机构之间协作做的比较完善。”他补充道。
 
中国的分业监管在股灾之后暴露出一系列问题,目前监管层也在研究和探讨新的“超级监管”模式。而英国目前实行的审慎监管和行为监管的“双峰”监管模式,无疑能给中国提供一些借鉴思路。
本文来源:博雅财富知识产权代理服务http://www.bjbycf.com
上一篇:陈慧琳出席活动笑言挣够补习费 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阅读